• 武汉是个疯狂的矛盾的脏乱的又带着点伤感的城市。

     

    平安夜三个人疯子顶着查寝的压力压了12小时的马路。回来的时候搭首班车直接没有座位。我坐在类似油箱的地方靠着窗玻璃睡的比在床上还哈皮。

    衣服跟不要钱一样谁不让我买我杀了你全家的气势,队伍浩浩荡荡,谁叫今晚上全年最低折扣呢。

    凌晨3点还跟黄金时间一样人声鼎沸,街上到处都是可爱的发光兽耳头饰,老娘也买了一个。熊耳朵。

    崩溃的发现武汉有the body shop 的专卖店T-T……步行街屈臣氏简直十里一家,哈根达斯的招牌特别大。

     

    真的,每次坐轮渡,看着破船就这样越过闪着粼光和霓虹的江面觉得特别伤感。就好像白天的武汉是嘈杂的低素质的,到了晚上就是矛盾的轻皱眉头微笑的风情。

    街上有唱诗班,年老的年轻的都有,晚上灯光闪耀却又暧昧。照着唱着圣诞歌的每个人的脸都特虔诚。感觉到了基督的老家。

    累了去路边摊或者M记坐。汤包超级好吃。

     

    再晚一点,4点很多店都打烊了,路边的护栏上都坐着没有办法回家的人。情侣拥的很紧。街上到处都是垃圾夜风一吹都怕吹到脸上。但是夜色就像一个慢慢盖下来的盖子,却一瞬间封紧,太安静了。人还是很多,但是都只是挤在挡风的地方休息而已。

     

    我没有办法理解武汉。他的分化和矛盾,还有长江流过他的惆怅。

    就好像那天晚上的沸腾和肃杀一样。